12bet

呢,

你到底要跟我说什麽呢,哦,我的老天爷啊,你该不会要向我表白吧,

不不不,绝对不可能,而且我也不希望这件事发生在我身上,老师在上面说的口沫横飞,

可是我在心裡却不断想著待会下课蕃茄到底要跟我说什麽,那麽神秘,下课时间到了,

而小马早就在上课的时候就睡的跟死猪一样,蕃茄对我使了个眼神,天啊我心裡有个很奇怪的感觉,

就是说不上来,有点像是十恶不赦犯人,等著上法庭聆听法官宣著自己的死刑

到了顶楼,蕃茄顺手关上了门,朝我这边走过来,蕃茄问我:你知道我今天找你上来这裡要干嘛吗,

我说我不知道,可是我的双脚却慢慢的移向顶楼边的矮牆,

心想:万一待会蕃茄她表白不成兽性大发,打算要来硬的,对我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的时候,

我会选择毫不考虑的往下跳,开玩笑我可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呢,

况且这是人家的第一次,哦、抱歉,我好像扯远了,

她说:我有些话想问你,你一定要跟我说实话哦,我点点头,我问你:你觉得我

是一个怎麽样的女孩子,你会喜欢像我这样子的女孩子吗,相信我,我当时已经做好往下跳的最佳姿势了,

我说:我觉得你人还不错啊,是个很好的…朋友。 今天的辩论会蔡英文两个迴避的问题
一个就是陈水扁承认过九二共识,另一个就是特赦陈水扁的问题
大家看民进党对九二共识是不是自己有很大矛盾....
主子都承认过了,又再一次打支持者的嘴巴 重小3台在拨那半小时布袋戏时就真的超爱看的...中间也停过好常一段时间..到现在又开始在看..
再以前看布袋戏好像天经地义..因为几乎全班同学都有在看..可是到现在出社会工作后感觉上看的人没那麽多了.
甚至还有人认为我这年纪怎麽会去看布袋要抱著这种思想 , 前两天才澳门出差回来
这次一去就是一个月
害我没有跟到GTA5的首发
虽然就算没有出差我也没有游戏机可以玩XD

Anyway我 一切都定了
该是关闭的心扉不在开啓
一切都走了
过去温暖的心情不在留著
默默承受
是我所能给的温柔
闭上眼
脑海的影像
却是模 2010年文化资产青年论坛
最新消息:2010年文化资产青年论坛开始正式报名,欢迎各界踊跃报名!!
缘起: 根据内政部统计,截至2010年2月止,20~34岁的青年人口佔台湾人口23.85% ,青年菁英是台湾未来20

脸蛋
身材
胸部
臀部
腿部
以上全部都喜爱 出国旅游 | 日本激安殿堂 | 日本超便宜卖场 | 激安殿堂

南天门外雨花台,
屏画千幅面对开;
晚照渔舟歌水月,
钟鸣梵唱颂如来。

花朝二月蝶相迎,
港口无人断雁惊;
观景空留惆怅在,当然 ,

在黑与白的画面中
一生的记忆穿梭在眼前
在光与暗的交会间
哀伤的歌声迴响在耳边
在生与死的世界裡
无言的身躯倒落在脚下
日光照耀著罪恶
月光反射著恐惧
我的意

幽谷之琴

   一无是处惹人哀

   风吹沙尘满而来
厕所裡因为空气流通性不佳,再加上最近的天气开始转为溼冷,较容易有异味产生的问题。要去除厕所裡的异味,我有一个很简单的方法,那就是「茶叶薰香」。



在我们点精油的薰香灯上,摆放少量的乾 情歌唱得多浪漫
多少人因此觉得爱情是美好的

情歌唱得多心碎
多少人夜夜沉默的对月泣诉著

情歌停了
思念还是不思念

是什麽在你我之间穿梭



左盪又右晃

留下记忆了吗?

洒落,在校园内姿意的嬉戏,

从学校大门走到公车站牌要半个小时,再从公车站牌坐到花莲市区大约要花一个半小时,

我总觉得那应该是武侠小说裡,武林高手闭关修练绝世武功的地方,

不应该是间学校,不过我有个叫大牛的高中学长却说,

那是男人的天堂,他说那裡男女比例严重失衡,

走在校园裡看到一个男的就好像他乡遇故知般的令人开心,

所以长的再怎麽爱国再怎麽抱歉的男性,到了这,可是会变成抢手货,

就像他外号叫大牛,因为他人长的更像是周星驰西游记电影裡的牛魔王,

他在高中三年追了无数个女孩子,但是却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但他到了他所谓的天堂之后,听说女朋友是一个换过一个,

而且每天都会收到许多同校女生的爱幕简讯…天啊听到这我简直是不敢相信,

说不心动是骗人的,因为我嘴边不小心流下来的口水和而充满羡慕的眼神早已出卖了我,

而且大牛还说万一不小心有了,市区有间小医院,听说拿学生证还有折扣生意还好的不得了,

天啊,那是什麽样的医院,为什麽不乾脆举办集点换赠品,

或者是来店消费满三次,还可以参加摸奖之类的活动…

那到底是个什麽样的地方,我一点都没兴趣知道,

因为我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和爱情,

不过大牛学长可是很享受这个属于这个他口中男人的天堂…

还一直要我到那去当他的学弟,听完了他那番天堂论,

我二话不说马上回家向我妈借了四万五到补习班报名准备明年四技二专的考试,

我还特地选了一个名字看起来吉利一点的补习班,

叫做「成功」,而所有的故事就是从这个成功补习班开始…

离联考只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在补习班算著我学了三年多还看不懂的统计,

小马则是在一旁吃著他的零食,看著他的八卦週刊,我问他为什麽都报了重考班还不用功一点,

难道不怕今年又考不好吗,他告诉我他家是开工厂的,

不论他是大学毕业还是国小毕业,他都要回去接管他爸的工厂,所以学历对他而言并不重要,

小马是个很讲义气的朋友,他是我高中同学,我们高中一起被当,

一起暑修,毕业后一考上花莲那间男人的天堂,不过他说我不去唸,他讲义气,

所以他也不去,不过后来他听说了那是间号称男人天堂的学校之后,

一直为他一时衝动的义气懊悔不已,不过后来他还是很有义气的陪我报了重考班,

坐在我们前面的一个女孩在,她叫做小婷,不过我和马脸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做「蕃茄」

这个外号有两个原因,第一个是她很喜欢穿一些跟蕃茄有关的衣服,

第二个,如果用一个贡丸插在筷子上来形容一个人的头很大的话,

那插在她筷子上的一定不是贡丸而是一颗蕃茄,因为蕃茄比贡丸大上好几倍,

而且她长的真的很像蕃茄。, 我在柏克莱念博士的时候,交到了一位美国好朋友,他叫约翰,我当时是单身汉,他已婚﹐太太非常和善﹐常找我到他家吃饭,我有请必到﹐变成他们家经常的座上客。

 

魔术都是假 ,

Comments are closed.